一个幽灵,比特币幽灵,在全球上空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势力”似乎都联合起来了。

  时间来到2018年,全球政府面临空前挑战。

  中国“硅谷”中关村,某币圈大佬James(化名)对旁边的崇拜者说:“法币(即纸币”)对于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现在的银行早晚都会倒闭!” 打开他的加密货币钱包,价值几个亿人民币的比特币、以太币彰显着身份,而在二年之前,他还是一个身边人公认的“失败创业者”。

比特币相关大讨论中:有这四种人在参与中

  像James这样的币圈新贵大有人在,他和加拿大比特币首富赵长鹏有着类似的经历,理工科背景,在大公司做过程序员,有过创业经历却并不成功,此外,之所以彻底抛弃掉中文名字完全用英文,也是为了和旧世界决裂。但他不把自己装饰得珠光宝气,看起来保持着很朴素的身份,为了偷偷嘲笑不知其发迹朋友惯性冷漠的视角。

  这场疯狂的加密货币暴富运动中,80%的参与者是和James一样的中国人和华人,他们的人格在从天而降的财富面前受到极大挑战。James有着很“特别”的思维方式:

  首先是他们很少出卖比特币,除非换辆车或者生活所迫,在他们的世界里认为“一币一别墅”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每卖一个比特币就会损失一套别墅;其次,他们的世界里基本不需要除了加密货币之外的货币形式,在参与的ICO发币项目公司里也只需要用以太币参与投资,而这些ICO发币公司员工工资都是用自己发行的货币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也是,老板号召员工家庭生活费也用比特币或以太币支付的。

  狂热就是这样伴随着如此诸多炫酷的创新迅速扩散,每一个币圈的参与者俨然虔诚的传教士,中国一位上个投资泡沫时代的明星投资人王利杰公开表示:做虚拟货币和ICO投资之后一个月的收入超过过去几年的收入都要多。他在一篇《ICO的三个本质》的文章里这样描述眼前的繁荣——区块链是啤酒,ICO是泡沫,言外之意,一切都是合理和值得喝彩的盛宴。

  实际上,包括王利杰在内,徐小平、蔡文胜、薛蛮子等投资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都在不断的给公众传递一种神秘的暗示,那就是错过“代币”和“区块链”后被新文明洗劫的危机感,几乎所有的发声都是带着暴富者的狂欢和新权势的俯视轻蔑的摇晃着“旧世界”的根基。

比特币相关大讨论中:有这四种人在参与中

  这一切是否合理?

  “新文明冲突”序幕

  这是一群创新者吗?也许。他们似乎正在缔造一个“自由”王国。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合法性在于提高人类的沟通效率,以及提高社会生产力,那么比特币牵引出的系列创新正在表现出更有进攻性的思维逻辑——科技精英希望用新规则摧毁现有“中心化”秩序,搬迁原住民“去中心化”,重新获得一个“自由世界”。

  在他们眼里传统的社会治理结构是自私和邪恶的,他们的理想主义即将砸碎一切的不合理监管,还自由于“人民”,大部分比特币、ICO和区块链的布道者都有成功学的宣讲能力,并渲染一种接近于“末日论”的群体性恐慌——别人都在暴富,你错过了就是穷光蛋。

  “我建议你应该买至少十个比特币做资产配置,万一“一币一别墅”的梦想实现了呢?”一位被访谈的资深企业家奉劝笔者,他在一年前投入巨资入股矿机工厂。

  正是由于这样的暴富式创业方式的驱动,目前一些前沿的创业者都已经开始筹备发行代币业务,通常起点往往是100亿枚代币,这意味着如果每枚货币定价人民币0.3元,这家创始ICO公司起始的价值就是30亿人民币,相当于一家创业板小盘股上市公司。

  还有一种更隐蔽的玩法也已经广泛的被应用,在青岛市的很多社区里,出现了一种用代币购买商品的售货机。销售公司不仅卖产品,还通过ICO发币的方式进行融资,其主要宣传的吸引力除了便宜之外,其实就是利用比特币神话的光环。

  据说后面还有银行在做担保,知情人透露这是百亿级别的生意,但风险巨大。“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神话在金钱面前被发挥到极致,一位创业者如果成功发币,或许提前了10年完成了传统企业家上市的奋斗历程,反而对结果负责成了10年后的事情。

  实际上,神话的背后暗流涌动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比如,一个极致的案例里,一位币圈大佬套现几亿人民币后,大手笔投资一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成为了前十大股东。有消息称,中国最早的比特币中国创始团队已经套现接近百亿离场。

  现实的逻辑,电商互联网公司用了接近20年才完成了电商创新从新锐到前沿到实体化的转变,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到2018年才开始用电商成功经验投资线下的实体经济。那么,币圈的这种财富转移基本上是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实现的,

  简单说,在全球广大投资者用几万、几十万试水代币的同时,若干现实主义的币圈大佬开始用套现的现金购买“实体经济”资产,极端的可能,如果代币在全球范围内被全面封杀,很有可能一部分币圈投机的超级大佬继续享受他们在欧洲某国城堡里的奢华生活,而全球投机者陪着代币的“原教旨”主义者在完全建立在虚拟经济的世界里高位接盘梦想,最后一棒的人很可能一无所有。

  仔细推敲起来,我们发现围绕比特币相关大讨论中参与了四种人:

  第一种是比特币趋势的狂热追捧者,ICO的“原教旨主义者”,这种人相对纯粹,他们不在乎钱,要的是整个世界秩序的改变,他们的口号是“守住币,就是守住财富。从100倍高风险的投资回报率,到1万倍甚至100万倍的投资回报率进军,这种人通过大量稳定持有维护着比特币价格的基本面。

  第二种是“创新掮客”,一批曾经做投资或者媒体的高智商、有影响力的前沿意见领袖,他们利用第一种人的热情为自己寻找机会。“名”的方面在博得新科技潮流的话语权,“利”的方面在考虑眼前的投机机会以及长期的商业模式升级机会。

  第三种人是“全球投资者和投机者”,包括大量拥有中国资产希望全球化变现的富人,甚至政府内部分希望隐蔽和转移财富的富有者;也包括对科技崇拜的年轻人,甚至日本韩国的上班族;还有越来越多的日本、韩国家庭主妇,“中国大妈”。

  这个投资者群体里还有一个值得特别提出的,就是海外华人,应该说在中国经济爆炸式增长的时代,他们选择了在相对平稳的经济体中获得安逸生活,所以错过了历史上最好的资产价格爆炸机遇,那么在这波ICO热潮中,很多海外普通的华人都卷入了这场主要由华人推动的造富神话里。

  一位硅谷的朋友访谈中表示:很多在加州开出租车的新移民,都在炒作比特币等代币中赚了不少钱,这种影响效应快速放大,吸引了大批海外华人配置代币资产。

  第四种人其实是目前没有被过多关注的“全球资本大玩家”,在他们发现代币市场拥有巨大的交易量拥有了巨大的套利空间,不排除他们在利用全球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在坐庄操纵市场。

  一种说法认为2018年初的一轮全球性利空消息的轰炸将比特币价格从19000美金打到6000美金之后,多家全球投行背景的巨量资金进场,而大利空消息似乎立即停止,比特币价格从6000美金起在一个月内于2018年2月20日开始稳步回升到11000美金以上。

比特币相关大讨论中:有这四种人在参与中

  从高盛、摩根斯坦利等跨国金融公司对外发布信息的角度看,他们对比特币等代币看法比较暧昧,具有极强的主观性,也有很大的弹性,有所保留。而发达国家政府监管的态度也并不一致,欧洲央行在2月17日将比特币定义为“非资产投机产品”,但美日韩相当于通过纳入监管变相承认了合法性。

  客观上,在代币的全球化进程中,美日韩是“洗钱式”财富转移方面是受益者,这和中国资本净流出的状态完全不同。

  以上的几种有代表性的角色:“原教旨主义者”、“创新掮客”、“全球投资者和投机者”、“全球资本大玩家”,都是这场全球性比特币、ICO豪赌的主要参与者,而“区块链”是他们证明自身合法性的技术论据,一个迹象是——真正投资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公司很少参与币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