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文章详情

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与现有货币体系无本质区别



  未来的“钱”是怎样的?会是一个数字或一串代码吗?

  新西兰央行周二发布了一篇探讨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利弊的文章引发了内业关注。众所周知,比特币的问世为人类提供了通往数字货币时代的大门。但比特币及一系列加密货币在诞生之初只在小范围内流行。而后大众关注到比特币及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更多的源于比特币的“暴涨暴跌”。历史走到今天,在比特币等各种加密货币的快速发展之下,各类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引发各方重视,也刺激国家层面的研究与发展“动作频频”。

 

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与现有货币体系无本质区别

  未来,数字货币时代大门开启后该如何发展?各国当局能否顺利推动官方数字货币,他们的目的与动机是什么?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什么时候推出?中国的监管理念如何?监管应该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推出国家数字货币的意义何在?笔者为此采访到业内专家学者,进行专业解读。

  数字货币快速发展 倒逼货币当局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新西兰央行周二早间在官网发布一篇探讨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利弊的文章,引发了业界的关注。事实上,很多业内声音指出,近几年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发展和比特币、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发展倒逼各国银行尽快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曾在《清华金融评论》撰文指出:“私人数字货币倒逼货币当局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货币当局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具有天然优势;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有利于货币政策有效运行和传导。”

  笔者统计发现,目前大多数国家正处于是否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探讨与探索中。

  泰国央行行长Veerathai Santiprabhob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目前正在筹划中,这是央行努力在各个领域尝试区块链技术的一部分。

  据彭博消息,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此前发言称对央行数字货币持开放态度。5月18日,英国央行发布了一份员工工作报告,列出了央行数字货币(CBDCs)可能存在的风险和金融稳定问题的各种情况,这篇论文构建了三种CBDC模型。

  此外,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还曾表示,需要对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认真考虑,更紧迫的任务是如何使用新技术来满足当前需求,欧美多数央行对于发行大众使用的加密货币都极为谨慎。

  5月22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现在日本央行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

  早些时候,挪威央行行长表示,将扩大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但现在考虑是否引入央行数字货币还为时尚早。

  在世界杯前夕,俄罗斯积极拥抱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被解读为突破西方制裁封锁的一次尝试。但政策多变,尽管普京亲自批准过数字卢布的开发计划,但就在上周,他又否认了这一计划的存在。

  反观中国数字货币的发展程度,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形成了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2016年1月20日,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又进一步明确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此后,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跟踪研究数字货币与金融科技创新进展,开展数字货币研发工作;2018年1月25日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成功上线试运行,结合区块链技术前沿和票据业务实际情况对前期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造和完善;2018年3月28日,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指出,“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在接受采访时曾指出:“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目前应该是研发阶段,逐渐找机会推出。研发阶段,还要考虑它推出之后对现有的货币政策、货币体系、经济、社会,和人们的生活的影响,包括对国际的影响,做了评估之后,如果快的话2018年下半年出来。”

  笔者分析,虽然各国央行都在积极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BDC),但对是否发行CBDC持有谨慎态度,大多数国家央行都在积极探索使用新技术来解决现实经济运行中的弊端,以更好的服务于本国经济。

  央行发行 数字货币与现有的货币体系无本质区别

  新西兰央行发布的文章中探讨了加密货币的本质——将与现金一起使用,需要有一个固定兑换现金的汇率,不带利息,并且资产负债表不能为负。加密货币可以采用“传统”数字货币的形式,这种货币依赖于现有的支付技术来运作,或依赖于分布式记账技术。对央行来说发行央行加密货币需要更好地评估和理解货币政策,以及加密货币对金融稳定的影响。

  笔者独家采访到北京市法学会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会副会长胡继晔,他分析指出,新西兰央行文章中提及的模式很可能成为我国采取的模式,究其根源是数字货币与现有的货币体系没有本质的区别。但要注意,主权数字货币和现有的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非主权数字货币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而在此前,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工作,他强调,未来的数字人民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中央银行来发行。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也曾介绍,目前中国的数字货币在设计时的初步考虑是:由央行主导,在保持实物现金发行的同时发行以加密算法为基础的数字货币,M0的一部分由数字货币构成,为了充分保障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发行者可以采用安全芯片为载体来保护密钥和算法运算过程的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法学会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会副会长胡继晔进一步对笔者表示:“数字货币迫在眉睫,为了实现人民币的货币主权,发行数字货币是顺应时代潮流之举。传统金融学当中货币三大来源是贷款需求、政府财政赤字的需求、外汇的增加量需求。传统货币创造的三大来源在数字货币时代同样适用。数字货币的贷款需求满足区块链企业在整个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当政府有了数字方面的财政赤字时,同样可以发行数字货币,目前国债发行也采用了无纸化模式;外汇储备是人民币发行的重要来源,占据人民币发行的70%以上,基于数字货币的外汇储备需求愈发重要。”

  双支柱监管 央行数字货币发行有多远

  央行数字货币的探索还在进行,业内有声音指出,此过程是一个渐进的形式,短期不会对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产生大的影响。但对于支付行业而言,会出现大的不确定性,要求支付机构与时俱进。

  此外,安全性也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设计的重点。安全性体现在用户隐私保护、数字交易监管等方面。胡继晔对笔者分析指出,央行目前实施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双支柱的监管框架,这可以实现对数字货币的监管。现有的人民银行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商业银行法等都可以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

  对于央行研发数字货币的意义,业内多持积极评价。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曾指出:数字货币的发行有利于人民币“走出去”,伴随着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变革,在信息空间技术的推动下实现金融数字化。

  而在胡继晔看来,发行数字货币是应有之义,至于何时发行和如何发行可以参照实物货币发行的一些做法。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本站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已赞+1 已有1人赞过
3 / 3相关资讯
评论0

  •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