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文章详情

比特股创始人:The DAO 在走BTS的老路,或离死期已不远



The DAO是最新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已筹到了价值近1.6亿美元的以太币(1119万ETH)。问题是,投资者在对该项目没有进行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就盲目地去参与投资,这是否是一个好主意?

在本文中,我们将从比特股项目讲起,我并不是说比特股是出众的,而是为了突出我从其失败当中获得的惨痛教训,以及它们如何可能会发生在The DAO项目上。

Dan Larimer

背景

先让我简单分享一下我个人在DAO概念上的资历。DAO全称的前两个单词(Decentralized Autonomous)是指去中心化自治的意思,这让我想起了2013年我和我爸之间的讨论。我引入了一种名为DAC(去中心化自治公司)的概念。正是因为这些文章,Vitalik Buterin,The DAO项目的创始人之一,他开始在三部分的系列文章中探索了这个概念。

DAC的最后一个词是公司的意思,而DAO就是将C换成了O,也就是组织的意思,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法律纠纷,但实际上概念还是相同的。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曾与比特股社区一起实现了世界上首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和The DAO有很多相同的工作原理。钱也融到了,代币也分配了,代币持有人也被赋予了投票及设置区块链参数的权力。

比特股参与者曾共同控制超过600万美元的储备基金。为了解决投票者冷漠的问题,我们实施了先进的共识与投票系统。权力被划分了,参与式预算也被采用了。持股人拥有了权力,可以为硬分叉和实施新功能进行投票。区块链中的任何事物都是参数化的,这些参数都可以被选举委员会成员的投票进行更改。比特股一直是,并且将继续是最全面的自治DAC / DAO例子之一。

The DAO项目与比特股之间,只存在一个大的技术差异,在The DAO项目当中,无需所有的节点升级,这个区块链智能合约就可以进行改变。当然,这种差异是相对微不足道的,它与The DAO的最终成败是不相关的。之所以说这样的技术区别是无关紧要的,是因为,一个DAO/DAC的成功与失败,并不是取决于技术的使用,而是完全取决于社区与该技术之间的相互作用。

智能合约并不能修复愚蠢的人

为了实现伟大的目标,比特股曾拥有了所有的工具、人才与资源。从比特股的实验当中,我们能够获得一些什么教训?这个DAO项目又如何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来解决这些问题?

可怜的投票参与问题

从比特股实验当中,我们学到的第一件事情是,绝大多数持股人(90%+)从未参与投票。这是因为投票需要时间、精力以及技能,而这恰恰是大多数投资者所缺乏的。又有多少人掌握经济、技术及创业技能,能够负责任地进行投票?

为了提高参与者加入比特股2.0的积极性,我们引入了代理投票机制,它产生了十几位代理人,实现了去中心化的决策。但即使有代理投票机制,大多数人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所喜欢的代理党派,而非考虑个人提议。

即使是代理投票才刚超过20%的及格线,The DAO目前所需要的投票者参与程度仍要远超过比特股。这意味着,不使用代理机制的情况下,The DAO就需要更高层次的选民参与。除非多数DAO股权是在少数活跃者的手中,否则这将是极难实现的。

也许更为有趣的是,一旦你为某些东西投票了,你所投入的以太币(ETH)将无法分割出来,无法形成一个新的DAO。这意味着你一旦投票,你就要失去很多,而不参与投票,你就会得到很多。最初20%的仲裁投票率,将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目标。

反支出运动

没有花太多的时间,比特股社区就意识到,资助项目反而会造成比特股的价值在短期内下跌。因为无法承受比特股短期市值下跌的影响,人们开始选举代理人,并反对所有的开支提议。

而The DAO,同样会遇到这个问题。每当一个项目被资助时,支持这个DAO代币的以太币数量就会下降,并被订约人的投机 IOU给替代掉。更糟糕的是,当以太币被卖出,并资助这些项目时,所有的以太币价值就会下跌。由于The DAO是与以太币挂钩的,资助一个提议的实际成本,还包括出售以太币所引起的价值损失。

考虑到很多DAO的投资者还持有以太币,他们的投票取向就会产生利益冲突。大多数人会看到授权支出的短期成本(流动性的损失)要远高于长期的收益。毕竟,授权一个160万美元的项目,它会造成 the DAO损失1%的资本,而这可能会使以太币的价格下跌超过1%,因为每个人都会试图抢在前面跑掉。从长期来看,该项目可能会为以太坊和the DAO附加一些价值,但往往长期,都是以年来计。

并非所有人都会认同一个受批准的项目会为The DAO带来价值。因此,当一些人投票赞成100万美元的投资时,他们想要去创造1000万美元的价值,但更多的人会认为,这100万美元完全是被浪费的,它并不会带来回报。那谁又是对的呢?

幸运的是,The DAO 允许非投票者通过分割他们的资金,来收回他们的资金。

由千次分割所造成的死亡

The DAO已初步筹集超过1亿美元的以太币,但到目前为止,投资者们并没有实际的风险。购买了DAO代币的投资者,只要他们永远放弃投票,就可以赎回他们的以太币。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次巨大的营销活动。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每一个追求零风险收益的人就会放弃投票。如果大于80%的人属于这一类,那么什么都不会发生。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可能,它很可能会发生。

有什么建议么?为了防止垃圾提议,所有新的提议必须要投入押金,如果仲裁投票(20%)没有通过这一提案,这些押金就要被没收。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会有提议,除非提议者已经确定他们该提案会是共赢的结果。

一旦第一个项目被批准了,就会随之产生一个新的道德风险。假设其最低批准线是20%的话。这个DAO将在资助的项目中收到奖励股份,而这些股份会根据DAO持有者的DAO代币数量进行分配。非投票者将得到奖励,然后他们可以将资金分割出去。而投票者将无法进行分割,他们将承担100%的风险,但他们只能获得20%的奖励,剩余80%的奖励将被非投票者瓜分,但他们承担的风险却是最小的。

The DAO是复杂的,我承认我现在并没有完全理解怎样解决以太币的支出和回报问题。它可能会是在提议得到资助后,非投票者最终资助了80%的资金,但只能收回一部分原始投资。

无论实施的是哪种方式,很显然不投票,并将你的以太币从The DAO项目中分割出来,其能够获得的利益,要大于投票并将以太币放在The DAO项目当中。流动性是有价值的。

忽略掉技术

花哨的技术可以掩盖掉一些东西。The DAO解决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腐败的受托人或管理人。通过自动遵守规则的代码,它可能足以绕过监管障碍所面临的传统受托人和管理人员。但它并没有解决大部分监管试图解决的问题。

而这个The DAO没有解决的,是任何合资企业所固有的问题。这就是有关人的问题、经济问题以及政治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The DAO因为它复杂的规则,和昂贵的机器执行机制,而创造了很多新的问题。

The DAO并没有解决由失败者补贴赢家的“群体圈套”。它剥夺了个人参与者的权力,强迫他们加入群体决策。这并不会使公司融资更低廉,它只是增加了区块链强制的官僚主义及政治进程。

现在问问自己,这个DAO为你带来了什么价值?

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是由专家们运行的,他们对潜在的投资与获得的报酬有着深入的研究。The DAO,仅仅是一个由一群非专业投票者而组成的委员会。

结论:

我的看法是,The DAO 即将面临着死亡(DOA (Dead on Arrival))。所谓共同决定资助的理论,将面临个人的自我利益、政治和经济问题。在The DAO的结构下,人们会意识到,这样绑在一起,其失去的要比收获的会更多,背叛(分裂)将很快发生。

它可能在一开始并不会发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太坊社区将会面临比特股社区已发现的艰辛道路。建立社会系统来共同出资一些项目的发展与投资,这是具有挑战性的。

最终,技术只能有助于沟通,它不能修复个人利益与社区决策之间的基本不相容性。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本站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已赞+1 已有1人赞过
3 / 3相关资讯
评论0

  • 最新